>

我中午下班到家后便躺在床上,似乎没发生过

- 编辑:云顶娱乐网站 -

我中午下班到家后便躺在床上,似乎没发生过

听着你打鼾奏出的夜曲,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那是去年的夏季,记得那一天天气莫名的燥热,我中午下班到家后便躺在床上。女儿晨曦见我回来了,爬到我身边要我抱抱。妻子玉丹在厨房张罗着做饭。看着消瘦的妻子和这几天因感冒不精神的女儿,我感觉没照顾好她们,很愧对她们,便拿起手机给在老家河南南阳的母亲打了个电话:

人生悲哀的莫过于当你想她的时候别人已经叫她妈妈了。

1. 悟空!你丫这泼猴!得亏你没妈没大爷,不然看为师怎么骂你!我他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但凡女妖捉了我以后,等我信号,等我信号再来救!你少嬉皮笑脸!你看看为师,每次都被你的突然闯入惊成松软,再这般几次,为师……怕是再也没法普渡她们了,悲哉呀!悟空爱徒,看着为师的眼泪起誓,下不为例,可好?

今天你回来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睡了。刚才你从卫生间里冲了凉出来,穿着小裤衩儿、踏着夹拖儿,一边麻利地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跟我眉飞色舞地说着:“猴哥,我这个月拿了三千两百块多钱呢。哈哈,今夏俺妈收麦子不用恁累了,我给她寄两千块回去,请人家机器来收……”“唔,是嘛?对,好好干,别让你妈挂牵。”我躺在床上,瞄了一眼又黑又瘦的你,想起了卢旺达难民。“对了,猴哥,你说我这每个月要是存两千,那一年就是两万四呀。呵呵,两年下来,我就可以在家盖房子了,俺妈也可以享享福了……”车间里一天的辛苦对你而言,似乎没发生过,只是兀自对我诉说着你的盘算。我却是要睡了的,于是随口应着:“对,可以盖房子了,好好干。关灯睡觉吧,空调别开那么冷……”说完,一翻身,被子一夹,我像马白龙那样,面朝着墙壁昏昏欲睡。

“妈,在家弄啥呢?”

据说男生对女生身材的要求:看起来要瘦,摸起来要肉!

2. 观音菩萨,你把黑熊怪、青狮怪和黄眉老妖这些账号都注销了吧,我们玩不起了,靠。你派我们跟唐僧师徒作对,但你把他们级别调那么高,怎么打?尤其孙悟空,装备好属性点高,还有召唤技能,可气的是实体攻击无效,火系攻击免疫,魔法系攻击免疫……别说我们单人了,组队也打不过啊!不说了,下了,88。

你似乎收拾好了自己,但又窸窸窣窣地忙着其他的事情。我听见你哼唱着什么在拖地。小小的宿舍里,夹拖儿踏着地面“啪嗒啪嗒”地来回响。终于,你忙完了,得意地吹声口哨,关了灯,爬到床上总算要睡觉了。然而我,其实哪里睡得着呢?黑暗中,除了隐隐传来工厂里热火朝天的轰鸣,就是宿舍里此起彼伏的鼾声,尤其数你的来得晚却是响。我好生感叹啊!感叹于你质朴而单纯的快乐,感叹于你旺盛而矍铄的精神气儿。另外的,是我不禁想到了你的母亲——一位地地道道的乡村妇女,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大约五十多了,她来看望你的时候,我曾见过的。

“没事,在吃饭哩。”

文艺女:“我爱你,与你无关。” 理科男:“那我先走了啊。”

3. 八戒!你这呆子!这都走了十里地了,你就不能换一首歌哼哼啊!一直唱《求佛》,你看看把师父哭的!

上个月的一天,我们上夜班。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还在睡梦中的大伙被你的电话吵着了。是你的母亲打来的,没说几句话,你就挂了电话。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俺妈要来看我了,到苏州了,马上就到了……”马白龙翻了个身继续睡,悟能吃饭睡觉一向酣畅淋漓、雷打不动,而我却睡不沉了。

“吃的啥饭呀?”

为什么我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身边的二货老给我丢人!

4.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女施主,你的确是贫僧自东土出行至今所遇的,美丽、性感的女子,你看你这秀发,这玉手,这肌肤,这手感……

你曾跟我说过,你的父亲过世得早,撇下你和母亲、姐姐三人相依为命。你说这么多年,你的母亲辛辛苦苦的种地供养你读书,而你的姐姐因为家境窘迫,为了可以改善一下境况,早早就嫁了人。整整十年来,你是这两个女人的希望寄托——哪怕直到现在到工厂里上班了,你才不过是二十岁。你说过你的母亲很担心你,她怕她唯一的儿子在外面学坏了或者受苦受累;你还说过她要是来厂里看看该有多好,她肯定就放心了。

“捞面条啊。”

所有我们认为合情合理的爱情均将毁灭,所有被视为不该存在的关系都会功德圆满~

5. 施主,贫僧乃东土大唐而来,恳请在此借宿一晚……哎?施主?施主您开开门呐,施主?操!

那天她果真要来了,整个下午都能感觉到你的兴奋。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我因此也没有睡好。傍晚六点钟的时候,你的母亲还没有出现。悟能、马白龙早早吃了饭陆陆续续上班去了,你还在厂门口张望。我给班长三藏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留下来陪你一会儿。六点半了,我只好先走,你说你再等一会儿。我让你干脆向三藏请假吧,你却挥挥手说:“不用了,近班上新员工不少,上手太慢,我哪能请假。”呵呵,说这话的时候,我想笑你,你-才来了三个月而已,话说的倒是很老成的样子。

“我也想吃,可长时间没吃了,这里的面条都没家里的味,唉!”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告诉我们,女人太善变会被男人一棒子打死

  1. 女王,我三藏,我们已到狮驼国,想你,吻你。勿回短信,徒弟在,不方便。

午夜,隔着餐厅里打饭的一列队伍,你笑嘻嘻地冲我喊道:“猴哥,猴哥……乖吆,我今儿个差点迟到……”我跑了过去:“咋样?见到你妈没?”“嘿嘿,见到了,眼看着都快六点五十了,俺妈才来,她是到镇上后,一路打听走过来的。我说咋回事哩。嘿嘿,妈见着我高兴哩很,说咱这厂真大。我急着上班,只说了几句话,还给俺妈五百块钱,俺妈高兴哩很。”你的幸福与自豪溢于言表,一股脑儿地描述着母子相见的一幕。我也是笑,由不住替你开心,接着问道:“那你妈呢?”你憨厚的一笑:“到镇上找个旅社住了,明天再去看她。你们也跟我一块吧,这样俺妈也放心。”我说:“好啊!”

“怎么了娃儿?”

分手之后。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以后的女人一个不如一个

7. 你这泼猴,好不尊师重道,刚在那蜘蛛精面前,你为何弄个豹纹围裙装性感?你为何抢为师的风头?闭嘴!我管你是豹纹还是虎皮!你还知道自己是谁不?你一个刑满释放人员你在我面前装个毛啊?你看你染一脑袋黄毛拎根钢管你装古惑仔啊?我他妈……呵呵,阿弥驼佛,善哉善哉,为师有些失态了

本文由畅谈文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中午下班到家后便躺在床上,似乎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