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铁看着似乎有些忧虑的瞳瞳说,瞳瞳对秦枫笑

- 编辑:云顶娱乐网站 -

安铁看着似乎有些忧虑的瞳瞳说,瞳瞳对秦枫笑

安铁看到秦枫又变回了一个自信而美丽的女人,之前的内疚才彻底从脑袋里清除,看来每个女人都有她该有的样子,一旦该有的样子发生变化,是让人很难接受的事情。 安铁把秦枫搂进怀里,叹了口气说:“是啊!” 秦枫突然间眼圈一红,说:“亲爱的,谢谢你。” 安铁说:“谢我什么,过去的都过去了,别多想了。” 秦枫在安铁的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坐正了身体说:“咱们走吧。” 安铁发动了车子,就奔着自己家的方向开去,秦枫赶紧说:“方向错了,是那边!” 安铁笑了笑说:“没错,是这边,你这几天身子还比较虚弱,就先住我那吧,我也好照顾照顾你,再说,瞳瞳也放假了,正好你们趁这个机会好好相处一下,免得咱们结婚以后不习惯。” 秦枫看了一眼安铁,想了想,然后柔声说:“也好,我也怕瞳瞳不太习惯家里又多出一个人来,你想得真周到。” 安铁看了看秦枫,笑了笑,然后盯着前面继续开车。 安铁带着秦枫回到到家时,瞳瞳一开门,看见秦枫,愣了一下,很快就接过秦枫手中的包,亲热地对秦枫说:“秦姐姐来啦,身体好点了吗?” 秦枫也很亲热地轻轻拍了一下瞳瞳的肩膀说:“没事了,你升学考试考得好吗?凭瞳瞳的成绩考个重点中学肯定没问题吧。” 瞳瞳礼貌地笑着说:“老师说现在没什么重点不重点的了,就近上学,去重点得走后门。”说完瞳瞳就去给秦枫倒水,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秦枫稍微有点尴尬,但很快神态又恢复了正常,一直以来,秦枫在安铁这里都很难找到女主人的感觉,看得出,秦枫在努力找到这种感觉。 秦枫高兴地说:“瞳瞳也考完试了,今天我来做饭大家庆祝一下。” 安铁一想起秦枫上次做饭的情形,赶紧说:“不用了,今天叫外卖吧,咱们要点好吃的,瞳瞳你想吃点什么?” 瞳瞳看了秦枫一眼说:“我吃什么都行,秦姐姐想吃什么?” 秦枫看了看安铁说:“我也无所谓,你定吧。” 吃饭的时候,安铁看着低头吃饭的秦枫和瞳瞳,气氛似乎有些沉闷,安铁也实在找不到话题打破这种沉闷,就在这时,只听秦枫开口说:“瞳瞳,秦姐姐以后住在这你会不会不习惯?” 瞳瞳抬起头说:“没有呀,怎么会不习惯,秦姐姐身体虚弱,就在这住一段日子吧,我和叔叔都能照顾你。” 秦枫听了瞳瞳的话,先是一愣,看了一眼安铁,说:“我不要紧,这一段会很忙,我和你叔叔很快就准备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瞳瞳大吃了一惊地看了安铁一眼,问到:“是吗?叔叔!” 安铁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时候,秦枫也在看着安铁。 安铁努力地笑了一下说:“是啊,我正想跟你说,我和你秦姐准备要结婚了,到时候我们家就是三个人了。是吧,秦枫?” 秦枫也笑了笑,说:“是啊,到时候,我们家就是三个人了,瞳瞳,你叔叔以后要是敢欺负你,咱俩就联合起来对付他。” 瞳瞳猛然从惊诧中醒过神来,对秦枫说:“恭喜秦姐姐和叔叔,我太高兴了。” 秦枫听了瞳瞳的话后,有些尴尬地笑了,说:“瞳瞳真懂事,你放心吧,秦姐姐一定会像你叔叔一样对你好的。” 安铁听了秦枫的话后,本来想说些什么,可是一看瞳瞳低着头在吃自己碗里的饭,一口菜也没夹,安铁想了想打消了解释的念头,低下头继续吃饭。 过了一会,瞳瞳就说自己吃完了,然后回到她的房间,一直没出来。 吃完饭后,安铁和秦枫回到房间,秦枫有些感慨似的说:“安铁,我感觉好久没来这里了一样,你知道吗?这段日子我曾不止一次想跑到你这里来,可是却怕你不理我。” 安铁坐在床头抽烟,满脑子都是瞳瞳吃惊的眼神,刚才看到瞳瞳失落的样子,安铁感觉心被人揪得很疼。此时,秦枫坐到安铁的腿上,才把安铁的思绪从瞳瞳那里拉回来。 秦枫搂着安铁的脖子看了安铁好一会说:“你想什么呢?有没有听我说话呀?” 安铁有些僵硬地笑了一下,说:“听着呐,你接着说。” 秦枫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就恢复了温柔的样子,性感的嘴唇迅速贴到安铁的脖子上,一边吻着安铁一边说:“亲爱的,我现在感觉太幸福了,你呢?” 安铁感觉秦枫的嘴唇在脖子上一寸一寸往上移动,刚想回答秦枫的话就被秦枫的吻堵住了,于是安铁摩挲着秦枫的背,有些迟钝地回应着秦枫。 秦枫把一只手伸进安铁的衣服里,柔软的手在安铁的胸口上温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伸进安铁裤子里面摸索,神情有些激动地看着安铁说:“亲爱的,我想要!” 安铁被秦枫挑逗得一下子欲火中烧,一只胳膊托住秦枫的腰,把手探进秦枫的领口,一把抓住秦枫丰满的胸部,有些粗鲁地揉捏着。 随着安铁的力度越来越大,秦枫的喘息声很快变成销魂的呻吟,安铁听着秦枫性感的呻吟,下面胀得非常难受,于是安铁把秦枫推到床上,迅速地把裤子脱掉,等安铁趴到秦枫身上的时候,感觉秦枫的身体已经变得软绵绵的,自己像趴在一团柔软而丰盈的绵桃上。 此时躺在床上的秦枫媚眼如丝地看着安铁,安铁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轻声地呻吟着,安铁把秦枫的上衣掀开,贪婪地吮吸着秦枫好看的Rx房,手还不住地在秦枫双腿间轻轻摩挲,秦枫在安铁的双重攻势下,身体大幅度地扭动着,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就在安铁顶住秦枫的时候,突然间,安铁似乎听到瞳瞳喊了一声:“叔叔!”

安铁在瞳瞳做饭的时候,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温暖的水流从安铁的头上浇下来的时候,铁感觉生活突然变得很爽,刚刚走进门时看到瞳瞳画画的样子着实让安铁感受到无形当中似乎总会有一种安静而柔和的力量让自己对生活抱有希望,那种对未来隐约的期待。 安铁洗完澡后,瞳瞳已经把饭做好了,是自己爱吃的小炒肉和烧莴笋,这么多年,瞳瞳都把安铁的口味搞刁了,而安铁只有在吃瞳瞳做的饭菜才觉得是真正的吃饭,以前安铁只喜欢他母亲做的饭菜,现在瞳瞳做的似乎比母亲做的更合安铁的胃口。本来安铁就是一个南方人,吃北方菜馆里的饭菜还是不怎么合胃口,可是瞳瞳做的饭菜大多数是南北结合的,这让安铁觉得既亲切又好吃。 安铁在餐桌旁一坐下,瞳瞳就把筷子递到安铁手上,然后笑着对安铁说:“叔叔,快点吃吧,下午是不是还要出去?” 安铁看着瞳瞳笑了笑说:“是啊,下午先去单位,然后再去接你秦姐姐出院。” 瞳瞳听安铁说完,低着头没说话,似乎在想什么问题似的,过了一会,瞳瞳抬起头说:“叔叔,你和秦姐姐怎么样了?” 安铁愣了一下,看了看瞳瞳,本来想把他和秦枫准备结婚的事告诉瞳瞳,可转念一想,瞳瞳和秦枫之间似乎还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虽然都源于安铁,可要是想让两个大小女人相处得融洽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磨合,想到这里,安铁心里暗自决定让秦枫先在这里住一段日子,否则等到他们结婚之后还是有问题,那就麻烦大了。 瞳瞳看着沉思中的安铁,目光里似乎有些忧郁,安铁看着在旁边盯着自己的瞳瞳,摸了摸瞳瞳的脑袋说:“丫头,我正想跟你说呢,你秦姐姐最近这段日子可能要和咱们一起住,她病刚好,你要照顾她一下,好不好?” 瞳瞳把眼帘垂下来,低着头吃了一口饭,然后抬起头笑着说:“好,我知道了。”说完低下头继续吃饭,也没说话。 安铁看着似乎有些忧虑的瞳瞳说:“丫头,怎么了?是不是怕秦姐姐一来叔叔就不关心你了?你放心,不会的,以后秦姐姐也会像叔叔一样关心你。”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对安铁笑了笑,说:“我没有那样想,秦姐姐来我很开心啊,叔叔想错了。” 安铁看得出瞳瞳明显不太高兴,可还是嘴硬地说自己想错了,便说:“好好好,是叔叔想错了,对了,你最近没去找卓玛玩吗?” 瞳瞳一听安铁提起卓玛,高兴地说:“卓玛最近太忙了,海军叔叔带着她到处去玩呢,我昨天还给她打了个电话,她说要我这几天就过去找她玩。” 安铁看着瞳瞳的高兴样子,心里也轻松了起来:“哦,呵呵,好啊,你有时间就去找卓玛玩玩,别老在家里憋着,等叔叔忙过这段,也带你到远一点的地方走走。” 瞳瞳开心地说:“真的吗?那太好了,到时候我带着画夹一起去,看什么好看都把它画下来。” 安铁看着瞳瞳一脸认真的样子,心想,看来这丫头这次学画画的决心挺大。 安铁和瞳瞳一边吃饭一边聊,在中午暖暖阳光中一切都显得那样安静而美好,安铁几次想说出自己和秦枫订婚的消息,可却由于不想破坏这种祥和而一再压进心底。 下午,安铁去了报社,把手头的工作理了一下,然后就去了医院。 安铁一进秦枫的病房,就看见暮雨和李薇都在,看见安铁走进来,暮雨先笑着说:“安主编来啦。” 安铁看到秦枫在病床上坐着,身体似乎完全康复了,心情也很好,这时,安铁又看了一眼李薇,只见李薇脸有些发红地看了一眼安铁,然后迅速低下头拉着秦枫的手说:“秦姐,有人来接你了,我以后想你怎么办?” 安铁看着李薇与秦枫的亲密样子,突然感觉怪怪的,至于哪里奇怪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于是安铁笑着说:“三位大美女好啊!” 秦枫撒娇似的对安铁说:“看你,哪个也不得罪啊!” 这时暮雨笑着说:“安主编还是不会说话,应该说两个美女和一个大美女好才对,呵呵。” 安铁说:“你们也得把话听完啊,虽然都是大美女,可只有秦美女是我的,这行了吧?” 秦枫听安铁这么一说,看一眼李薇和暮雨,然后娇柔地说:“你们看看,他多滑头。” 安铁被这三个女人搞得有点莫名其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于是,在秦枫床上坐了下来,揽了一下秦枫的肩膀说:“怎么?你有这两个姐妹好像不愿意出院了吗?” 秦枫往安铁身上一靠,笑着说:“是啊,薇薇和暮雨真是我的两个好姐妹,薇薇、暮雨,以后你们一定要经常去我和安铁那玩啊。特别是薇薇,你下了班也没什么事,就过去呗。” 李薇一听秦枫这么一说,看了看安铁,又看了看,似乎脸又红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好啊,秦姐,我要是经常去,你可别嫌我烦哦。” 秦枫笑着捏了一下李薇的脸说:“小丫头,我怎么会嫌你烦呢?说真的,这段日子真要谢谢你这么精心照顾我。” 李薇不好意思地笑笑说:“秦姐这么一说就太客气了,照顾你是我分内的工作,再说我这么喜欢你,应该了啦。” 安铁听着李薇和秦枫姐妹相称的口气,心里突然想起李薇撞见他和秦枫亲热的事情,和自己跟李薇在电梯里的短暂暧昧,不禁在心里想:“操!这女人都怎么想的,我怎么有种被她们设计了的感觉呢?” 安铁本来想把自己被困在电梯里的事告诉秦枫,可一看秦枫丝毫没有往这方面提,安铁张了张嘴,终于没有说出来。安铁不确定李薇有没有把被困电梯的事情告诉秦枫,但看样子还没有,李薇为什么不把他们被困电梯的事情告诉秦枫呢?安铁想,我还是等等再说,即使李薇告诉了秦枫也不要紧,我可以说怕秦枫担心,所以暂时没有告诉她。 暮雨在安铁来后不久就说台里有事先走了,秦枫与李薇在病房里亲热地聊了半个多小时,搞得安铁十分不自在,安铁原本以为不自在的会是秦枫和李薇,没想到她们两个相处得跟亲姐妹似的,这反倒让安铁觉得自己所处的位置很尴尬。 安铁把秦枫的出院手续全部办理妥当之后,秦枫才与李薇依依不舍的告了个别,临走时还不断嘱咐李薇有时间找她玩。 安铁和秦枫上了车后,秦枫坐在副驾驶上,搂着安铁的脖子轻轻吻了一下安铁,然后温柔地看着安铁说:“亲爱的,我终于出院了。”

安铁看着泣不成声的瞳瞳,心里像针扎一样难受,轻声安慰道:“丫头,叔叔不会丢下你的,不哭了啊?” 瞳瞳泪眼朦胧地仰起脸,看着安铁说:“叔叔,可是你要结婚了呀。” 安铁笑着说:“傻丫头,叔叔结婚也不会丢下你啊。” 瞳瞳吸了吸鼻子,柔顺地趴在安铁胸口,没说话,过了一会,又扬起脸说:“嗯,我知道,我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安铁拍了拍瞳瞳的后背说:“丫头,你是不是在生气叔叔没有告诉你要和秦姐姐结婚的事情啊?” 瞳瞳低着头,停止了抽泣,可眼泪还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掉,瞳瞳身上的那件淡粉色睡裙的下摆湿了一大片,这时,瞳瞳用手拽了拽睡裙的下摆,没说话,也没有看安铁。 安铁又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面纸,递给瞳瞳,手擎了半天,也不见瞳瞳去接,安铁摇头苦笑了一下把瞳瞳的脸托起来,然后轻柔地擦拭着瞳瞳脸上的泪水。 “丫头,叔叔本来在你秦姐姐出院之前想找时间跟你说的,这几天一直没倒出空,别哭啊。”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又低下头说:“我没生气,你和秦姐姐结婚我挺高兴,秦姐姐也挺好的。” 安铁看着瞳瞳使小性子的可爱模样,笑了笑说:“那你为什么哭?小丫头,嘴还挺硬。” 瞳瞳依旧低着头,小声咕哝着:“嗯……有点想家了。”说完,瞳瞳抬起头,看着安铁,顿了一下,然后像突然下了什么决定似的说:“叔叔,我想回家。” 瞳瞳的话音刚落,安铁便愣住了,虽然安铁萌生过很多次带瞳瞳回家的想法,可这话突然从瞳瞳嘴里说出来,让安铁一时间无法接受,此时安铁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正在从自己的身体里慢慢抽离,心里变得空落落的。 安铁缕了一下瞳瞳的头发,站起来背对着瞳瞳,看着窗外好一会,然后又蹲下去,看见瞳瞳的手有些紧张地拿着一缕自己的长头发在手指上绕来绕去,安铁用双手握着瞳瞳的肩膀,清了清嗓子问:“丫头,你真的想回家吗?” 瞳瞳停止了动作,双手很不自然地垂下来,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安铁,坚定地说:“真的。” 安铁的心里一紧,握着瞳瞳肩膀的手颤了一下,眉头深锁着沉默了一会,又问:“丫头,怎么突然想起要回家了?你不是不记得你的家在哪了吗?” 瞳瞳听了安铁的话,想了想,说:“我记得,以前我说不知道家在哪,是想和叔叔在一起,不愿意回去。叔叔,你别问了,一直都是我不好,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说完,瞳瞳扑进安铁的怀里,眼泪又流了下来。 安铁抱着瞳瞳叹了口气,用手揩去瞳瞳脸上的泪珠,缓缓地对瞳瞳说:“不哭了丫头,你怎么会是叔叔的麻烦呢,净瞎想!” 瞳瞳在安铁怀里点点头,刚被安铁擦掉泪水的脸上又挂满泪珠,单薄的身子在安铁怀里轻轻颤动,安铁轻轻拍了拍瞳瞳的后背,一时间没说话。 此时,安铁的心里剧烈地翻腾着,让安铁觉得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窒息感觉,安铁很清楚,瞳瞳并不是真的想回家,可自己竟然找不出任何理由不让瞳瞳回去。以前安铁想带瞳瞳回家那也是因为瞳瞳的身份一直不明确,连户口都没上,以后瞳瞳上学都是问题,而且安铁也不想瞳瞳觉得自己是个孤儿,所以安铁要带瞳瞳回去,至于如果见到瞳瞳的家人,至于结果怎样?是安铁设想了很多次,却一直不敢面对的问题。 现在,瞳瞳自己提出了要回家,这把安铁的初衷完全打乱了,这样一来,那个安铁一直不想面对的问题直接面对了安铁,让安铁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安铁抱着瞳瞳好一会,任由瞳瞳在自己怀里安静地哭着,安铁的手掌轻柔地摩挲着瞳瞳的脊背,这样的状况让安铁心里异常难受,回想起前段日子自己对瞳瞳的错觉和冲动,安铁对于瞳瞳回家的想法又在内心深处多了一丝肯定。 看着瞳瞳的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安铁说:“丫头,洗洗脸休息吧,别再胡思乱想。” 安铁站起身来的时候,感觉一阵发晕,此时,安铁倒是没觉得腿麻了,而是感觉脑袋有些迟钝,多日来,安铁面对的问题似乎太多了,这些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地冲击着安铁,让安铁有些喘不过气来。 安铁临出瞳瞳房间的时候,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也在看他,两个人谁也没说话,瞳瞳勉强地挤出一点笑容,向安铁点点头。 安铁来到客厅,在黑暗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感觉自己身体像一团破棉絮,软绵绵的,还有一些松弛下来的虚弱,安铁点了一根烟,闷闷地抽了起来。 此时,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安铁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窗外,对面阳台上有一个亮点,安铁知道那是少妇在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一明一暗的火光正好与安铁的抽烟频率吻合。安铁设想那个少妇坐在自己对面,至于她想什么、穿什么都不重要,他们就是这个寂寞而惆怅的夜晚里有着不同烦恼,却同样无奈的两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安铁感觉有一个人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安铁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瞳瞳?”等安铁回过头一看,是秦枫。 黑暗中安铁没有看到秦枫的表情,只感觉秦枫站在自己身后没动,过了一会,秦枫从后面揽住安铁的脖子说:“怎么还不睡?” 安铁把烟掐灭,拍了拍秦枫的手说:“出来抽根烟,今天睡得有点早了,睡不着。” 秦枫把手伸进安铁的领口,一边轻轻抚摸着安铁的皮肤,一边柔声说:“是不是有心事?跟我说说啊?” 安铁转过头,在秦枫的脸上吻了一下说:“没事,咱们睡觉吧,你现在还要多休息。”

安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了,瞳瞳一见安铁回来,赶紧问到:“叔叔,你回来啦,秦姐姐怎么样?” 安铁坐到沙发上,然后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在医院修养几天就好了。” 瞳瞳听了安铁的话,笑了一下说:“那就好,叔叔,你吃饭了吗?” 安铁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说:“没呐!可我现在不想吃东西,瞳瞳,我先回屋睡会,你过两个小时叫我起来,我去医院给你秦姐姐送点吃的。” 瞳瞳听了安铁的话后点了点头,说:“好!要不要我煮点粥你一起带过去?” 安铁说:“行,要是不麻烦你就煮点吧,我先去睡了,别忘了到时候叫我。” 安铁一回到房间,就躺在了床上,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安铁感觉特别疲惫,秦枫自杀的举动让安铁十分意外,安铁觉得秦枫是一个个性很强的女人,如果要是在以前,谁要是说秦枫会为谁自杀,安铁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经过了昨晚,安铁突然认识到,秦枫也有她柔弱的一面,想着秦枫在医院里的苍白样子,安铁突然感受到了秦枫对自己的爱,这种爱让安铁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责任。安铁认为没有一个女人是不该被疼爱的,女人即使有再多的过错,只要她还是爱你的,就不是不可原谅的。 安铁在床上想了一会,很快就睡着了。 由于心里不是很塌实,再加上昨晚一直处于紧张与疲惫的状态,安铁一直在做梦,梦里似乎还在与小护士吵架,就在这时,安铁感觉有一只柔软的小手,把安铁从混乱的梦里拉了出来。 安铁睁开眼睛,看见瞳瞳正在叫自己起床,于是安铁从床上坐起来问:“丫头,到时间了是吗?” 瞳瞳说:“恩,叔叔,我一会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安铁想了想说:“好吧,我先去洗把脸,你准备一下,对了,煮粥了吗?” 瞳瞳笑着说:“已经装进保温桶了,里面还有两个清淡的菜呢。” 安铁笑了笑说:“想得还挺周到,行,一会咱们就走。” 安铁带着瞳瞳到了医院,秦枫一看安铁带着瞳瞳进来了,虚弱地笑了笑说:“瞳瞳来啦?秦姐姐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快过来。”说完,秦枫向瞳瞳伸出手。 瞳瞳站在安铁身边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安铁,最后走到秦枫的病床旁边拉住秦枫的手说:“秦姐姐好点了吗?” 秦枫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问:“瞳瞳考完试了吗?” 瞳瞳把手从秦枫手里抽了出来,说:“考完了,已经放假了,秦姐姐好好休息吧。” 安铁走到秦枫的床前,把带来的粥放了下来,坐在床边上,问:“现在感觉舒服点了吗?这是瞳瞳煮的粥,要不要吃点?” 秦枫一听是瞳瞳煮的粥,对瞳瞳笑着说:“谢谢瞳瞳了。” 瞳瞳对秦枫笑了笑说:“秦姐姐别客气,吃一点吧,吃点东西就会好的快一些。” 安铁一边给秦枫乘粥一边说:“瞳瞳说的对,喝点粥就不会这么虚弱了。” 秦枫眼圈一红,点点头,正在安铁给秦枫喂粥的时候,听见瞳瞳高兴地喊了一声:“白姐姐!” 安铁一听,突然间愣了一下,然后站起来看着白飞飞,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气氛似乎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白飞飞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安铁,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愣什么神啊!秦枫住院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幸亏瞳瞳告诉我了。”说完,白飞飞径直走到秦枫身边坐下,握着秦枫的手说:“秦枫,哪不舒服?这么严重” 秦枫听白飞飞这么一说,,看了一眼安铁,对白飞飞笑了笑,说:“飞飞来了,也没什么大事,谢谢你来看我!” 安铁见白飞飞的手腕上还是戴着那条红纱巾。 白飞飞一见秦枫看她的手腕,赶紧缩了一下。 听了秦枫的话后,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然后说:“安铁你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多关心一下秦枫。” 秦枫听了白飞飞的话,朝安铁那看了一眼,有气无力地对白飞飞笑了一下说:“安铁对我已经够好了。” 这时,安铁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动,瞳瞳也站在安铁旁边,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秦枫和白飞飞。 几个人聊了一会,白飞飞要回去了,瞳瞳主动说想跟白飞飞一起走,安铁想了想,然后就让白飞飞带着瞳瞳先走了。 白飞飞和瞳瞳走了以后,秦枫说:“飞飞真是一个好女人,哪像我,只会给你添麻烦。” 安铁说:“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点。” 秦枫说:“不用,你就陪我呆会吧。” 到了傍晚,安铁从医院出来,想起瞳瞳还在白飞飞那,就开着车去了白飞飞的影楼,在去影楼的路上,安铁回想起白飞飞在秦枫病房里说的话,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段日子,安铁刚觉得白飞飞和自己离得近一点,可是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的一团糟,想着白飞飞对着自己淡淡的无奈的微笑,安铁感觉白飞飞算是她把自己又包裹起来了。 命运有时候是被一些偶然的事故推动的,但冥冥之中,似乎又是必然。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白飞飞的影楼,安铁停好车,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安铁进去以后,发现瞳瞳正坐在沙发上和白飞飞正在看一本相册,安铁走过去说:“谁的照片啊?” 白飞飞和瞳瞳同时抬起头,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然后又把头低了下来,轻声说:“一些我以前的照片,你都看过的。” 这时瞳瞳在旁边说:“叔叔,白姐姐去过那么多地方啊,那些地方都好美啊,叔叔,你什么时候能带我出去玩呢?” 安铁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白飞飞,然后对瞳瞳说:“快了,你不是放假了吗?我看安排一下时间就陪你去玩好吗?” 瞳瞳听了,开心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拉着白飞飞的手说:“到时候白姐姐也一起去,给我们当向导。” 安铁站在那里,愣愣地盯着对瞳瞳说话的白飞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

本文由文苑拾珍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安铁看着似乎有些忧虑的瞳瞳说,瞳瞳对秦枫笑